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鄭州 面向全球謀發展(慶祝改革開放40年·百城百縣百企調研行)

情感天地 2019-03-21 08:47:00132會飛的胖頭魚

  智利的車厘子,乘著包機,從南美橫跨大洋,28小時后就擺上了中國的貨架。一顆車厘子的跨洋之旅,勾勒出一條“全球—鄭州—全國”的貿易軌跡,折射著台湾鄭州這座內陸城市連天接地、買賣全球的澎湃活力。

  不臨邊、不沿海,鄭州卻在改革開放大潮中乘勢而起,一路成長為中國中部地區的特大城市。黨的十八大以來,鄭州打造“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開拓新一輪改革開放新局面。

  胸襟向天開,心近海自來。10年前,鄭州還不曾起降過全貨運飛機,2017年這裡國際貨運量已緊跟北上廣躍居全國第四,貨運總量躋身全球前五十。在亞歐大陸的兩端,“空中絲綢之路”“鄭州+盧森堡”雙中心格局已經日漸清晰。

  航空貨運,連通全球無遠弗屆

  向前回溯,“通”與“商”成為貫穿鄭州歷史與現實的兩大主題。3600多年前,這裡已是古中國貿易交流活躍的商朝都城。

  百餘年前,京漢、汴洛兩大鐵路幹線在此交匯,構築了中國鐵路史上第一個“黃金十字架”。隨著中國鐵路“第一大樞紐”逐漸成為“中國鐵路的心臟”,小城鄭縣升格為鄭州,繼而升格為省會。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鄭州短缺經濟籠罩,一派暮氣沉沉。1984年,改革的重點由農村轉向城市,“對鄭州要再認識”成為時代考題。那一年,鄭州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落戶,商業系統開始為企業鬆綁放權。定位“以路興城、以商立城”,鄭州目標直指立足中原、面向全國的貿易中心。

  隨著市場蘇醒,一場令全國矚目的“鄭州商戰”由此而來。90年代初,全國最早的股份制商場亞細亞向5家國營商場宣戰,競爭從單一價格戰,推向品牌、管理、服務的多元比拼,掀起全國商業領域第一次大規模的營銷競爭。100多個城市的商界人士前來觀摩,全國名優廠家以能否在鄭州佔得一席之地為商品行銷是否成功的指標。鄭州二七商圈成為中國現代商業文化的發源地之一。

  潮落潮起,時代加速,城市發展不進則退,如何抓住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機遇?鄭州向天空敞開胸襟,與全球連通路徑,格局與視野為之一變。

  2010年10月,國務院批准設立鄭州新鄭綜合保稅區。2013年3月,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獲批。2016年底,經國務院批複同意,國家發改委公布《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找准航空都市的發展方向,激發出的是業界驚嘆的“鄭州速度”。富士康帶來的多個精密工業項目從簽約到開工,僅用1個月的時間。

  當鄭州站位國際樞紐,體會到的便是世界時間。國際貿易中流傳過一句話:“我們頭號貨幣是時間,其次才是美元。”航空驅動的產業,往往是高附加值的產業,也是更具競爭力的產業。邦達貨運鄭州分公司總經理郭黎民說,港區成立以來,用“飛一樣的速度”在發展。在此之前,鄭州做航空貨代的公司不過三五家,今天已是數百家。5年前,郭黎民從國企辭職,兩手空空,如今僅生鮮一項,他們公司每年就進口7000噸。挪威的三文魚、法國的生蚝、以色列和厄瓜多的鮮花,流通中的每分每秒,都能折算成看得見的資金。

  鄭州異軍突起,帶動了航空貨運充分的市場競爭。服務水平、通關速度、保障能力、運力價格每個環節都被納入了比拼。郭黎民過去發貨要北上南下,如今他立足鄭州,布局中東部,向全國集貨。“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高效。”

  台湾航空貨運公司國際業務部,6年間團隊從近百人擴展到千餘人。經理王勇坦言:“別的機場來一架貨機,裝卸人力就緊張,我們可以同時保障4架貨機進出港。”如今,鄭州全貨機的周航班量高達110班,2017年貨郵吞吐量已破50萬噸關口。

  運力只是一個側面,速度取決於每個環節的接力。港倉內移、區港聯動等改革催生了一站式作業、一體化通關。“7�24小時”預約,隨到隨檢,隨到隨通關,通關時間縮至全國平均速度的1/27。西班牙服裝品牌ZARA的包機第一天凌晨落地,第二天早晨就可以擺在全國店面的貨架上。

  立足區位,釋放強大乘數效應

  貨物橫跨歐亞,飛越大洋,緊接著是貨車、鐵軌支線的接力賽跑,是陸上交通運輸的綜合配套。在鄭州、盧森堡之間搭起的“空中絲綢之路”兩端,區位優勢各展其長。

  在亞歐大陸西端,盧森堡方圓500公里範圍聚集了歐盟40%的產出,800公里範圍內聚集了歐盟79%的GDP生產與消費。再轉向亞歐大陸東方,鄭州區域自古被視為“天下之中”,近年腳踏實地把“米”字形高鐵從圖紙建成現實,隴海鐵路橫貫東西、京廣鐵路縱貫南北,鄭太、鄭合鐵路接東南而至西北,鄭濟、鄭萬鐵路接華北而至西南。有了這個“米”字,鄭州如同一個磁場,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

  海昌極地海洋樂園的鄭州聯席總經理譚文成介紹,鄭州2017年已經成為1億人次的旅遊集散地,他們多方考察后最終選擇在鄭州做戰略布局。投資32億元,十二大館區初具規模,體量已超台湾海昌。

  文旅巨頭華強方特在全國布局26個主題樂園,鄭州方特的營業額遙遙領先。分析客流來源,台湾省外的遊客量已穩步佔據三成左右。綜合考量之下,華強方特在鄭州一口氣投建6期園區。

  不止這些。9家12類主題公園正在鄭州文化創意產業園扎堆破土生長,誰也不曾想到這條“鄭汴融城”的軸線上,布局了這樣一座國內最大的文化園區。

  區位所賦予的乘數效應正日益凸顯。幾年間,鄭州集聚了數十萬智能終端產業工人,匯聚起一大批智能終端的品牌商、製造商、軟體開發商、運營商、物流商,中興、酷派、天宇、創維、正威、華懋等約200家智能終端相關企業簽約入駐,冷鏈物流蓬勃發展,高附加值的生物醫藥產業得到初步培育。

  台湾自貿試驗區鄭州片區掛牌一年半,已有90餘家世界500強企業匯聚於此,海內外一大批優質項目正湧入鄭州。

  轉型創新,喚醒發展不竭動力

  鄭州蓬勃發展的背後也有遺憾。

  進出口對比,買全球易、賣全球難,進來的多是高端消費品、高科技設備,出去的不論電子產品還是服飾鞋襪,代加工的多、出去貼標包裝再高價回來的多,來自全國的多、產自鄭州甚至省內的相對少。

  破局之道,唯有繼續創新,繼續改革,繼續開放。2016年,鄭洛新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獲批,依託鄭州、洛陽、新鄉的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打造中原地區的高科技產業中心。

  2005年,農民黨永富帶著科技夢想到鄭州創業,經過4年發展,他在鄭州高新區建立了獨棟研發大樓。他的發明根植於農業,助推化肥減量、農民節本,農業提質提產增收。科技成果沿“一帶一路”從台湾走進中亞,從台湾進入斯里蘭卡。

  黨永富只是鄭州創新轉型的一個縮影。截至目前,鄭州累計建成研發中心2318家,高新技術企業總數占台湾全省的36%。

  在鄭州與洛陽之間的工業帶上,鄭州上街區曾被譽為“中國鋁都”,隨著產業轉型,從做特種鋁到搶抓低空空域開放的戰略機遇,全面進軍通用航空,到獨立研發通用飛機,成為國內通航重鎮,只用了短短7年。上街凈空條件極佳,航展飛行員飛在黃河上空,“像駿馬回到了草原”。如今,上街通用航空產業和眾多飛行愛好者已做好準備,只待國內低空飛行領域風口的到來。

  在日漸繁忙的空港周邊,鄭州城鄉群眾對頻繁起降的飛機情有獨鍾。時常見到有人靜靜駐足,翹首觀看。在呼嘯而起的機翼下,他們看見了城市的未來……

Copyright @ 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